党群建设
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党群建设 > 职工园地 > 访山杂谈
访山杂谈
文章来源:徐思思 发布时间:2016-07-04 浏览:1487

井冈山的学习已过去一周有余,提起的笔不断放下,再提起,感慨良多,竟不知从何说起。

之前从未去过井冈山,小时候幼稚的以为井冈山是一座山,跟公园里的假山一样,有花有草有石头;稍长些,井冈山变成了一个符号,大家称它为革命的摇篮;年岁渐长,井冈山其实是一座城市。那些稚嫩的天马行空年少的澎湃激昂全部幻化为一个简单的地名——井 冈山,那么近但似乎与我无关的一个地方。

向来不爱爬山,所以井冈山从来不曾在我的旅行清单中。万般无奈,只好舍弃手头上在做未做将做的所有事情,硬着头皮,起了个大早,愣是坐了五个多钟头的汽车,一路晃晃荡荡,颠颠簸簸。看书晃的晕,聊天颠的直想吐,又睡不着,甚是煎熬,就这么睁着眼看着窗外。熙熙攘攘的街头、快速超车的后八轮、一望无际的农田、陡峭险峻的坡道、一掠而过的野花、汨汨流淌的溪水、一帧帧一帧帧,不紧不慢的放映。时间好似变的温柔起来,不再将我们追赶。

就这样,到了井冈山。这果然不是一座山,有很多很多座山,整个城市不大,建筑错落有致,道路曲曲折折,人家弯弯绕绕,绿水青山,好不惬意,很难把它跟革命这种激烈的词联系到一起,这分明就是温婉娴静的江南小城,腥风血雨并没有给它留下任何印记,这样平静。然而,历史的一幕幕的的确确在这上演。

那时候,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,一次次革命,始终没能革掉中国千年的封建残存和西方列强的侵侮,国家被命运吞噬着,军阀混战、列强割据,民不聊生,没有人知道出路在哪里。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在黑暗中前进,即使不知道命运会将他们牵引向何处。他们有优渥的生活,其富足的家境,即使是乱世,依然能让他们幸免于难,然而他们偏偏放弃锦衣玉食,视性命如草芥,行走于刀光剑影,舍掉一生太平,只为留下一个新的可能给后来人,一个人人平等、生活富足、人心所向的新世界,为此,他们永远的留在了那个旧世界;他们读书不多,没有那么多高尚情操,只是想让家人吃饱穿暖,仅此而已,然而命运不会因为他们需索不多就慈悲为怀,这最后的稻草也被压倒,他们终于知道他们卑微的诉求无法躲过时代的洪流而遗存于世,没有国就没有家;他们一无所有,有的只是他们年轻的生命,满腔的热情,执着的信念,他们希望自己的国家再不受欺负,他们希望所有的劳苦大众再不被剥削,他们即是国家即是大众,他们将国家民众的命运同自己捆绑,至死不休;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前赴后继以飞蛾扑火之势斗争着、陨落着。有的被记得,有的不被记得。

第一枪的打响,掀开了武装革命斗争的新篇章,而后秋收起义失利,于是年轻的毛泽东带领工农红军走上井冈山,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。那时候的毛泽东必是踌躇满志,起义失利,敌强我弱,队伍内部意见相左,幸得这井冈山得天独厚,险峻地势,茂密草木,丰富物产,尚且能自给自足,暂避浩劫。所谓功不唐捐,夜以继日的思索与实践,之前的失利,并不白费,就在这里,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渐渐分明,星星之火,以燎原之势在华夏大地蔓延开来。没有这井冈山的蛰伏,就没有这后来,长长的路慢慢的走,正如这座温柔的城,历尽磨难,依然平静如初,不怨不忿,只是娓娓道来。

往事在这山水之间流转,我们听着、哭着、笑着。那块磨得滚圆的读书石,是毛主席曾经坐过的石头,那一片片变幻莫测的云海,不知被几多人看过多少遍,房前那两颗大树,应该知道所有故事,这么近,那么远。时光匆匆,惟愿不辜负先辈们的峥嵘岁月,惟愿不辜负这短暂悠长的一生,惟愿不辜负后来人。

    所幸,我终于还是来了井冈山。
上一篇: 献给最可爱的人 下一篇: 一线风采